史爺搖滾 (19): 聖誕快樂與七點正新聞


渡過了六十多個年頭的人生,在感覺上,總覺得這聖誕節真是來的一年比一年快。

這六十多年中,可真是聽了無數首聖誕歌,有宗教的,流行的;有古典的,現代的;有男生的,女生的;還有獨唱的,合唱的;反正來來去去不就是那些曲子,只是陳述的方式不同而已。

提起「陳述方式」,在這些歌曲中有那麼一首歌,於我心中,一直是被放在一個特殊的位置上。

我們都知道,在創造的過程中,「對比」(contrast) 是常用的一個製造 irony 的手法。這一次,這首歌的創意者在「對比」上的運用,發揮了極大的效果….

1859 年一個奧地利人 Franz Xaver Gruber 寫了 Silent Night (平安夜)

1859 年一個奧地利人 Franz Xaver Gruber 寫了 Silent Night (平安夜)

換個方向,容我先談談這首歌:據說全世界有四十四個國家在用自己的語言歌詠著這首曲子。這是1859 年一個奧地利人 Franz Xaver Gruber 的作品。

而你又可能知道在第一次大戰時的一個叫 「聖誕停火」(Christmas Truce)的故事:

「聖誕停火」的紀念十字架

「聖誕停火」的紀念十字架

那是1914年的聖誕節,這個被後人形容為「人類最殘酷的戰爭」的第一次世界大戰,當時正打得你死我活,血流成河。

而在一個奇妙的時刻,一樁奇妙的事情發生了:西線戰區敵對的兩軍,從他們自己的戰壕中爬了出來,他們都唱著透過自己語言而熟悉的這首聖誕歌,他們彼此互道「聖誕快樂」,他們甚至交換禮物,照像留念。最後他們還來了場友誼球賽。

這個人性的火焰,燃燒了兩天之後熄滅,之後雙方又開始繼續的槍林彈雨,繼續地血流成河。

這個感人的「人性插曲」曾經多次被報導或傳述。最近一次搬上螢幕是2005年,電影名為 Joyeux Noël (英文名: Merry Christmas ),曾於 2005 年第七十八屆奧斯卡 (也是李安以「斷背山」獲「最佳導演」的那一屆)得「最佳外語片」提名。

電影 Joyeux Noël (英文名: Merry Christmas )海報

電影 Joyeux Noël (英文名: Merry Christmas )海報

回過頭來,再談談我中意的這首歌:

它的存在,給人的感覺,幾乎是被人不經意地放在這專集最後一首歌的角落之中。這張專集是Parsley, Sage, Rosemary and Thyme, 這首歌的名字叫 7 O’Clock News/Silent Night。

1966年 Simon and Garfunkel 發行的 Parsley, Sage, Rosemary and Thyme

1966年 Simon and Garfunkel 發行的 Parsley, Sage, Rosemary and Thyme

這首歌的前景是S&G以他們著名的柔美合聲緩緩地唱著Silent Night, 背景則是一個電台播報員報導著新聞,播報員的音量由小而大,由剛開始的幾不可聞,到音量漸大,才知道他報導的是一個動盪不安的世界中的種種新聞事件。他的 播報內容與 S&G柔美又溫和的歌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。四十多年之後再聼這首歌,讓人意識到我們這些不長進的人們,在經過四十多年後,當今世界中的動盪與不 安,還是一如以往。

在YT上看到了這個video,覺得不錯。一般來說,我當然不喜歡看著整首歌就是一張唱片從頭轉到尾。但這次我卻特喜歡他用唱片與唱機來表現這首 歌。唱機旁的唱片封面,唱機上的燈光,甚至唱片中的雜音,都給了我一些復古的感覺。蠻好。特此祝您聖誕佳節,閤府平安。Peace on Earth!

電影Merry Christmas (Joyeux Noël) (Trailer 預告片)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