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爺搖滾 (20): 色情流行歌


如你心裏思念我,那就撩起衣裳過河來。
如你心中沒有我,難道我就找不到別人愛?
你小子別自以為了不起,你這個臭屌!

譯自詩經《鄭風·褰裳》

五千多年前的詩經,基本上就是當時的流行歌譜。《鄭風》一直以來都被後人稱為淫詩,其實也不就是當時追求男歡女愛時的一些「喜怒哀樂」與「打情罵 俏」?那個時候好像沒有太多後來禮教上的框架,情緒的表現就比較「實話實說」。倒也可愛。不過從這首詩歌看來,這丫頭可能是個「虎妞」。這個被數落的小子 往後的日子可能不好過,我真要為他捏把冷汗。

話既至此,春節已過,春季又至。談談一些帶有「春意」的流行歌吧。

先要說的是,談起「rock & roll」,這個名稱本身就是個「性意謂」十分強烈的名詞(R&R 的原義,在黑人俚語中就是「性交」的意思)。回想在美國的流行歌中,隨著一年年時尚的變化,也曾有過不少充滿著「藥暗示」或「性暗示」的歌。但不管如何, 它們好歹還是停留在「暗示」階段。在我記憶中,反倒是有這麼幾首歌,當年曾令很多電台頭痛。因為這些歌在性愛的表現上十分露骨,電台到底是播還是不播?

話說1967年,當時法國的一位導演及作曲人,Serge Gainsbourg,為法國尤物,有「性感小貓」之稱的「肉彈」Brigitte Bardot 寫了一首十分色情的雙人對唱曲。曲名是”Je t’aime… moi non plus” (我愛你… 才怪) 。製作完成後,因為Brigitte老公的反對 (what a surprise!!) 而沒有發行。兩年之後,到了1969年,Serge又與他當時的女友,來自英國的 Jane Birkin 合作,再度錄製了這首歌,發行之後,果然引起許多人側目,此歌雖然被許多國家禁播,但仍然受到市場的熱愛。成為「性歌」中的經典。

過了將近二十年之後,到了1986年,當初因Brigitte的老公反對而無法發行的那個版本,也終於問世。但我聼了之後,覺得不管在編曲及「演出」上, 還是 Serge/Jane的版本較為動人。因為相較之下,Brigitte在歌中的表現好像不太「進入狀況」…. 說的更什麼一點,幾乎有點「大娘練功」的感覺。現將兩首歌分列在下,你自己可以經驗經驗,看看你是否同意我的說法。Serge/Jane的video版本 是我的製作,我相當滿意。而Brigitte Bardot的版本,則是從YT上抓下來的:

Brigitte Bardot的版本

另外,我再為您附送一首相當出色的「色曲」。這是一個來自比利時的拉丁團體,名叫 The Chakacha,他們在 1972 錄製了一首 Jungle Fever(叢林熱)。好歌,十分熱情。看來歐洲國家在性觀念上是要比美國開放一點,是不?

這首歌的Video也是從 YT上抓下來的。畫質勉強,音質不錯。戴上耳機,你也享受享受吧!

六集大型電視紀錄片《頤和園》第六集: 滄桑續文明


簡介:從慈禧太後去世,頤和園就停止了帝後游幸,日漸荒蕪。清末代皇帝溥儀退位時,頤和園依­然作為清皇室的私產予以保留。在經歷了有條件開放、售票開 放、被收歸公有又私下被送還­等一系列曲折之後,1928年7月1日,頤和園從皇家園林正式成為國家公園。然而,社­會的動蕩,國力的衰微使得頤和園日益 殘破。1949年,解放軍接收頤和園時,賬上只剩­兩毛錢。六十年之後的今天,頤和園裡景色秀美、游人如織。清漪園時,萬壽山前拆塔建閣­的懸念還有待破 解,而佛香閣裡,又有新的盛世傳奇繼續流傳。

六集大型電視紀錄片《頤和園》第五集: 禁苑演外交


簡介:公元1900年,八國聯軍以鎮壓義和團為名,侵占了中國的首都北京,頤和園也遭到劫難­。1901年,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《辛丑條約》,慈禧太 後才結束逃難,從西安返回­北京。在國力日漸衰退,國防日漸薄弱的情況下,清廷只能寄希望於依靠外交的力量扭轉國­家的命運。從1902年開始,在皇家園 林頤和園裡,慈禧太後展開了一系列外交活動。一名叫卡爾的美國女畫家為了給慈禧畫像在頤和園流連了九個多月,與慈禧太後,與頤和園­,有了史無前例的密切 接觸。而她所畫的慈禧朝服像,在第二屆世博會上引起了轟動。然而­,中國代表團在世博會上的高調亮相,卻成為清朝滅亡前的回光反照。